首页 - 招鬼 - 出马仙笔记(7):捉鬼

出马仙笔记(7):捉鬼

admin admin 2022年05月16日 招鬼 我有话说(0人讨论) 180次浏览

出马仙笔记,鬼是什么样子的

鬼究竟是什么?出马之前,我对“鬼”没什么概念,大概停留在影视剧当中吧。“下阴”那三年,见识了“阴间”的鬼,出马后也见识了比较牛的“鬼”。

简单讲下我对“鬼”的了解,“鬼”即存于阴间也存于阳间,所在空间不同,性质也不太相同。阴间的“鬼”可以理解为人的一种转世。按六道轮回的说法,人的灵魂不灭,肉体腐朽后灵魂会投胎转世。这里有个误区,应该说“魂”会投胎,“灵”就不一定了。

“阴间”是一个与我们平行的空间,但等级比我们要低,他们有他们的社会结构与生活方式,那里的鬼也没什么可怕的,与人相比缺少灵性,也有一定“寿命”的,一般来说他们不会来人间,阴阳之间有屏障,没那么容易过来。

而阳间的“鬼”就不一样了,阳间的“鬼”基本都是离世的人有“执念”而魂魄不散,这种“执念”可以是怨气、欲望、留恋等不一而论,他们存留于阳世也是规则(天道)所允许,不是传说中的“鬼差”想带走就带走的。这就像一个人一年没洗澡去坐火车,味道可以熏死三车厢的人,但只要有票,列车长也没权利让他离开。(类似这种事儿,出马仙处理起来就容易多了,出马仙不代表公务单位,做起事来灵活的多。)

与鬼同屋

有位客户,因为工作原因租住了一套房子,自打住进去后也里总做噩梦,进屋就觉得不舒服,具体说哪不舒服也找不出原因。

这位客人找我是看工作上的事儿,我给他看事时“师傅”说他住的房子有问题,我这么一提,他才发现可能房子真有问题,就把入住之后发生的事儿给我讲了,问我咋办。我说这事儿实地去看看吧,要是有啥阴性信息给你做个净宅法事也就行了。

到了他家一瞟眼看见卧室墙角位置有团信息,说直白点就是“鬼”。“师傅”传音讲这个“鬼”跟客户没啥关系,不是跟着他来的,估计是房东或前面租客带来的,不知道怎么就滞留到这里不走了。这个鬼也没故意吓唬客户,只是与阴物在一个房间指定不舒服罢了。

我跟客户说你家里有点阴性信息(说鬼怕吓着他),处理也行,不处理也没太大问题,不是对你有恶意的。有三个办法可以解决,一是搬走,二是立个牌位,三是做法事送走。客户觉得租卧室里立个牌位还得逢初一、十五上香啥的,感觉瘆得慌,能请师傅给送走的话就不搬走了。

我就问“他”烧钱给你行不,“他”还挺倔,不要东西不要供品,就想呆在这里。我一看给钱给物都不肯走,这肯定是生前执着于什么事情,所以不肯走,这种其实蛮可怜的,人死后随着时间流逝,记忆什么的都会越来越模糊,最终只是抱着生前的一份执念,甚至具体执着什么他们自己都不见得记得了。

这时候就“师傅”出马了,都是灵体更容易知道“他”要什么,怎么劝解(跟法力有一定关系),跟客户聊了几句天,“师傅”那边就搞定了,让我回去晚上做个法事超度下。第二天客户一大早给我发消息说夜里睡的踏实,也没不舒服了。

这种鬼没什么可怕的,就是生前的一份执念,通过法术来解下这份“执”后,就很容易送走。出马仙并不是见到“鬼”就打打杀杀的,都是生灵,打杀是迫不得已而为之,能谈就谈,尽量满足他们条件,不到万不得已时不会“动手”的。

爱吹牛的鬼

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可不要觉得是“鬼”都这样,有的“鬼”也有道行,可以依附人身的。这种“上身”也是有条件的,要么人心缺口太大,要么人的气运极低。在我正式出马那几天就遇到这么个事儿,一位师兄给我介绍了一个客户:小蔡。

小蔡人漂亮、气质好,工作优越,吃着公家饭,也算是个公众人物,生活中就是人们心目中的“女神”。小蔡自己家庭背景良好,父亲属于“公门”中人,而令人想象不到的是,这样一位女孩却有着严重的抑郁症,在找我之前,刚吞服药物自杀未遂…

与小蔡约好时间来我家,刚在我对面坐下聊了几句,见小蔡邪魅一笑,瞬间“鬼上身”,我清楚的记得,当时我立刻感到浑身发冷,脚底板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头发根一下就炸起来了,说是从头凉到脚一点都不夸张。

就在那一刻,我“三师傅”瞬间上我身了,开口到:“哪里来的,天上、地上、地底下,报名!”

“三师傅”是我堂口里擅长“雷法”的师傅,专治阴邪。一般情况下,客人来了都是我先接待聊几句,根据客人问题请师傅们查事给结果,师傅们不会直接上我身,而这次是我第一次见到“鬼上身”,“三师傅”见我害怕直接上身应对。因为我不属于“捆死窍”,师傅上身说什么的时候我是知道的,只不过说什么是师傅直接说,我相当于一个旁观者。

“三师傅”话刚落音,小蔡开始不由自主说自己是哪哪来的,几十万岁…接着马上换种语气说自己是哪哪来的,多少万岁,原来缠着小蔡的不是一个“鬼”,是好多“鬼”,就这样小蔡不停的报名,总计报了十五个。

我一听这些“鬼”都几万、几十万岁,这个来头有点啊,不由的暗暗担忧,咱第一次接触这场面,就碰到几十万岁的“老鬼”,那法力得多牛叉!“师傅”传音告诉我,不要听他们“鬼扯”,几十万岁按人间说法就是几十岁,他们后面加个“万”是“阴间”的叫法,只是一个“称呼”,跟实际年限没啥关系,大概相当于一些外币都是几十万一张,换算成人民币其实没多少钱。

听了“师傅”的传音我算是明白了,难怪会说“鬼扯”,还真是“鬼”扯。也那怪人间给祖先烧冥币都是几百亿几百亿的烧,可能他们的世界很“膨胀”吧,又或者说,我们人间给他们带去了“浮夸风”。

眼见小蔡的“冤亲债主”们都被揪了出来,但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,“三师傅”对小蔡喝道:“剩下的赶紧报名,不然直接打散”。说完,当时在沙发上睡觉的晓琳(上文有提过)一下坐起来了,嘴里喊着“我走,我走,别打我!”原来小蔡身上还有一个藏着的,被“三师傅”吓到晓琳身上了。“我”对晓琳说:回到小蔡身上,报名送走,别等我动手!

最后一个被送走了后,小蔡清醒过来,感觉轻松很多。接下来,我继续给小蔡查事儿,期间也聊到了小蔡自杀的原因…

原来小蔡找过一位算命大师算姻缘,那位大师说小蔡:错过眼下这个男友,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姻缘了。好巧不巧,小蔡跟那位男士分手了,小蔡觉得人生无望,所以吞服药物自杀,好在被人发现及时救了回来。

民间有说法,说给人算命折自己的寿,在我看来纯属无稽之谈。然而,还真有那些一拨人,吓死人不偿命,我查过小蔡的姻缘,以后肯定是有姻缘的,只是来得晚一些罢了。

所以我就搞不明白那位大师为什么有这种说法,也许那位大师无法看见这些阴性信息,只把小蔡当成一个正常女孩,通过“吓唬”小蔡,让她出钱做点什么吧。在我看来,小蔡身上阴性信息那么多,根本就不能算正常人,这样的人表面看着正常,受到刺激就容易出问题。

再说算命这事儿,算命本身是种职业,没什么对错之说,但说了一些话导致了一些不好的后果,那么会沾些因果的,所以有的算命师傅算是积德行善,有的师傅算是“作恶多端”,其结果必然不同。而算命师傅究竟是善是恶,咱们很难辨别,表面文章都容易做,实际内在如何谁又知道呢,这也印证了“人心难测”这个说法。“沾因果”并不是算命师傅专属的,我们平日生活中也是处处沾因果。

举个很常见的例子:有些学生家长对老师有意见,当着孩子的面怼老师,孩子会觉得这样做理所当然。孩子是张白纸,你描绘了什么就是什么,这将会构成孩子底层逻辑之一,这一点在以后他对待“尊师重道”态度上非常有问题;假设孩子长大了,当着全班学生的面怼了老师,这中间一定有家长的责任,这也是因果。普通人影响的群体小,因果相对会少。如若一位有实权的公职人员,所做之事则影响更大。古代有个说法:一朝为官九代绝。也是这个道理。同理,为官公义者,后代也会福寿延绵。

更为奇怪的是,小蔡身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阴性信息,而且都是外来的。经过师傅那边查探,说是跟小蔡母亲那边有关,我问了小蔡她母亲情况,再一查,小蔡母亲才是根源。一般看这种带有因果在身的事需要见到本人,没见到小蔡母亲我也没法判断具体是沾染了什么而导致的。她母亲精神略有问题,平日也不明显,每几年家中积攒钱财后,她母亲着了魔似的做各种投资,次次被骗,属于败家专业户。

我让小蔡带她母亲来这边,我帮她母亲处理处理,这样才能把根源斩断,不然以后她母亲那边的信息还会过到小蔡身上,这样很多功夫就白费了。

在我出马后,给人做过各种法事,处理过各类奇奇怪怪的事情,小蔡这事儿不算稀奇,之所以写这个事儿有原因有二:

一是这是我第一次看见“鬼上身”说话。

二是小蔡是我出马到今天,唯一处理“半成功”的事情,因为根源在她母亲那,而小蔡最终也没把她母亲带来,几个月后我还挺担心小蔡状态,特意问了问为什么没把她母亲带来。

小蔡用一些理由搪塞过去了,后来介绍她过来的朋友跟我讲,建议我以后不要啥都管,跟不要去主动联系客人,他们会认为我强拉他们做法事呢。朋友说了这话我才明白,原来小蔡以为这是我的“套路”,从此以后,我很少再说让客人带亲人来之类的话了。

一些小感悟:

理论上讲,没有什么事情是化解不了的,这只是“理论”。现实中,每当要去干涉、改变一些事物的走向时,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力,佛家称之为“业力”。在改变事物轨迹时,遇到阻力说明这个改变方法是有效的,可惜的是不是每个人都明白这个原理。《易经》里“革卦”是讲事物变化的,它的错卦是“山水蒙”,错卦不是错误,是本卦阴阳反错的意思,可以理解为卦的对立面。“蒙卦”讲:不是我有求于人,而是人有求于我。第一次占筮,告诉了他。再三占卜,说明不信任,那就不要告诉他吧。改变一个事物,分为内外,如从外求,信任和执行是关键。(更多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:13261665110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出马仙 » 出马仙笔记(7):捉鬼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:

昵称(必填)

邮箱(选填)

网址(选填)

正文(必填)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