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出马仙 - 出马仙笔记(8):春梦(鬼缠身)

出马仙笔记(8):春梦(鬼缠身)

admin admin 2022年05月16日 出马仙 我有话说(0人讨论) 235次浏览

出马仙笔记,春梦,鬼缠身

小蔡这次“捉鬼”(上篇:出马仙笔记:捉鬼),晓琳目睹了全过程,她此时才知道,原来我(师傅)还有这本事。晓琳就对我说,能不能给她母亲治一治,她母亲和她二姨都是疯子,她母亲已经疯了二 十多年,而她二姨发疯后就出走了,至今未归,说到这话时,我又经历了一次从头到脚的阴冷,晓琳表情瞬间呆滞,开头道:我是她二姨,甭找了,已经死了,是被人杀害后丢到河里了…

简述下晓琳的情况:

晓琳母亲已经疯了二十多年,疯起来各种作,这还不算,还放火,家里都不知道被点过多少次了。晓琳的二姨也疯了,恐怖的是,她二姨在孩子三岁时,精神病发作,把自己的孩子溺死了, 即便现在我写这段文字,也非常不舒服。晓琳本人就是通灵体质,更准确来讲叫“出马体质”。

单纯的“通灵”是能看到或感受到一些事物,但不一定会被其他“阴性”信息上身,“通灵”和“上身”是有区别的。而“出马”体质则是身体一些“窍”天生半开启,很容易被外来的“阴性信息”(鬼物)入驻,一旦入驻便是“鬼上身”。但“出马”也是讲缘分的事儿,没那个缘分,即便体质再适合,正规的“仙家”也不会入驻的,换而言之,如果晓琳真有“仙缘”,也就没那么多事了

晓琳也是通过朋友介绍知道我的,之所以找我是因为她夜夜做梦,做梦没什么稀奇的,可常常梦见与人交欢就有问题了,而且都是古代男子。无论男女,偶尔做这种梦,叫做“春梦”,常常做就叫“鬼交”(鬼缠身)。做这种梦,并不是身体真的有生理需求,而是不由自主的,梦中没有理智主导,会受到蒙蔽的。也就是说,做这种梦是一种痛苦,醒来后总害怕睡觉。

网上也经常有些自称出马仙的人问为什么自己总做春梦。我再三讲那不是“出马仙”,那是“出马体质”但没有“仙家”的缘分,真正的出马仙是不可能梦中“鬼缠身”(做春梦)的。

马仙行业没什么规范标准,导致行业状态比较混杂,有的出马仙道行不够,不具备一定资格就出来给人看事了,只要看见人家身上有“仙家”或者“清风”(有一定修为的鬼)在闹腾(要求供奉或立堂口)就说是这人得立堂口出马。那些“野仙”和“清风”在事主身上闹腾,要求立堂口纯属胡闹,你要真给他立了麻烦就大了:

其一,一个堂口需要主堂师傅和各路兵马很多,大家聚到一起是有原因的,都是为了在人间积累功德可以往上升,不是每个人都能立大堂口,首先要求弟子的有自己的主见、意志,不然很容易被一些捣乱的鬼物给迷惑了。

相当于一个公司的CEO,CEO可以不懂技术,但起码得有主见性,不然遇到心思不善的主管就把你架空了,最后法律责任自己担,好处被人拿走了。那些经常做春梦出马体质的人,自身意志本身就不是很强,担不起一个堂口,搞不好就会把自己搭进去(基本确定会把自己搭进去)。

其二,正规堂口的领堂师傅修为都是很厉害的,同时智慧都很高,这样聚集的兵马也都是有道行的,有规矩的。那种总做春梦的出马体质吸引的都是一些比较邪性的鬼仙之流,鬼物本身就是各种欲望、执念所化,一旦给这种鬼物立了堂口,他们以后做了恶事,会连累自己的(他们道行不高,但啥都敢干,有智慧方能辨因果,若有智慧也不至于沦为鬼物)。

出马仙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出马前需要找另外一位出马仙帮自己立,大概相当于开公司需要担保人吧。被担保的这个如果有能力、有信誉、有人品,那给他担保一下也挺好,结个善缘,以后还能互相关照,他以后积累了功德,给他担保的人多多少少也能沾点光。可若被担保的这个没能力、人品差、信誉差,给他担保后自己等着受牵连吧。这就考验自己(仙家)的眼光(道行)了,有能力的仙家自然能看出对方根底。

其三,做春梦的出马体质本身是没有“仙缘”的,如果有的话,自己的“师傅”不可能看着弟子被“上身”、被折腾。既然没有,强行给立堂口(供奉)只会吸引越来越多的鬼物,最后成了精神病了,这不是害人吗。

农村有这种案例,某某村的小伙/姑娘夜里总梦见有人欢好,气色渐渐衰败,家人发现偷听偷看,发现小伙/姑娘自言自语(对空气讲话,如同对人言语)等等…这种就是“鬼缠身”,虽然叫“鬼缠身”,其实也不单纯都是“鬼”,有的也是动物成精来捣乱的。

动物成精和成仙儿是有区别的,动物通了人性,有了一定法术,但尚未得道(智慧)者称之为“精”,得道(修出智慧)者称之为“仙”。包括农村里被各种精怪临时附体、胡言乱语的现象,都属于道行不深、智慧未开的精怪所为,这种精怪肉体尚在,对于各种欲望本能还是很强烈的,所以才会做出这种勾当。修行有成、能够出马看事儿的“仙家”早已脱离肉体(就是以灵体的形式存在,肉体早就不在了),灵体是没啥欲望的,起码是没有男女之间那种情欲的,既无情欲,自然不可能让人做春梦之类的了。

所以啊,网上“出马仙做春梦代表什么”这类话题是伪命题,应该说“出马体质的人做春梦”,简单讲就是“鬼缠身”。这种“鬼缠身”对身体极其不利,我见到晓琳的时候,她气场已经衰弱到一定程度了,再那么下去会出大问题。

为此晓琳也找过很多“大师”算命、破解,但没什么效果。类似这种明目张胆的“鬼缠身”,其实都是有一些因果所在的,不是那么容易就破解掉的。

因为那时刚刚“出马”,各种法术、法事还在学,那时会的法事就一种:送冤亲债主。晓琳情况比较特殊,经过调理晓琳接近正常,虽然睡眠没有完全正常,但夜里很少做那种可怕的梦了。

晓琳总喜欢来我这,因为每次在我这睡觉可以睡的安稳(在我家堂口前睡,那些鬼物自然不敢来),于是就有了开篇的那一幕。坦白讲,当晓琳请我给她母亲治病时,我是不愿意的。

其一,当时我“感应”到她母亲这事儿难度太大,阻力太多。这种事情肯定需要见面,她母亲疯疯癫癫的无法来京,那只能我去她的老家黑龙江了,我感应到,如果我去了哪里,会遇到很多令我不舒服事情。

其二,黑龙江属于东三省,那片儿各种“出马仙”、“跳大神”、“萨满”海了去了,不夸张的说,方圆十里必有“出马仙”。不用想也知道,她家肯定找过很多“仙家”看过,但现在依然没好,可见这事儿多棘手。我一个刚刚出马姑娘家家的,就敢接这事?

“大师傅”传音给我,这事儿得接。出马仙弟子讲究缘分,你遇到了就是缘分,遇事不能退缩。“大师傅”是在长白山修行的,在我正式出马前,也要走一趟长白山的,去那正式行师礼。所以“大师傅”的意思是,干脆一起办了得了。可我心里终究是打鼓,“大师傅”费了好顿口舌才算把我“忽悠”答应。也许是年轻气盛,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即便不太情愿,还是答应了

出发前,我带着一皮箱的“法器”:符、符纸、法印、桃木剑、香等,就这样,我两人拖着两个大皮箱、两个大袋子赶往了黑龙江鸡西,自从踏进晓琳家的那一刻,各种神奇的剧情便展开了…(关注微信公众号:13261665110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出马仙 » 出马仙笔记(8):春梦(鬼缠身)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:

昵称(必填)

邮箱(选填)

网址(选填)

正文(必填)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