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法事 - 出马仙笔记(9):斗法

出马仙笔记(9):斗法

admin admin 2022年05月16日 法事 我有话说(0人讨论) 493次浏览

晓琳家是老楼,厨房与客厅连在一起的那种结构,晓琳母亲并不是天天疯,我去的时候还好,还能聊几句天,只是没什么语言逻辑(晓琳本来是虚病,时间久了器质受损,成为实病了)。由于房子小,我只能和晓琳、晓琳母亲睡一个卧室,白天没什么事儿,晚上晓琳母亲开始“作妖儿”,大半夜的拿菜刀剁菜,一边剁菜一边嘴里念叨什么,菜板上没菜了(震掉了)就剁菜板…我靠,我自小到大真没见过这场景好吗,这咋睡觉?身边睡个精神病是什么感受?好怕半夜睡着了被剁了好吗,而且,精神病杀人不犯法啊…

随后“师傅”叫我起来去客厅睡,不要和晓琳母亲一个房间,“师傅”说晓琳母亲在房间藏了东西,具体什么东西也没跟我说(治好晓琳母亲后,他家人收拾屋子,在她母亲屋子里找出七八把刀,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藏的)。我按“师傅”说的坚持去了客厅睡,由于夜里晓琳母亲闹腾,眯了两个多小时就天亮了。

既然来了,咱也就别多想了,抓紧时间处理事儿吧。“师傅”告诉我晓琳母亲身上有“鬼王”也有其他“仙家”(没缘分那种,纯属蹭着玩来的),得先把“仙家”接引出来送走,然后在处理“鬼王”。接引“仙家”需要立“像”,还需要大量的元宝、纸钱、香烛什么的,这些都需要准备开始做法事。

晓琳家附近这些物品买不全,于是去了隔壁市(虎林市)去买。晓琳家本来就在两市交界的地方,距离很近,我们就去了类似“香烛一条街”的地方请神像、采购物品。到了后,看有一家里面有很多神像,就进去看看,发现不太满意。通灵有这个特点,看神像要有眼缘、要看感觉,没有眼缘说明不合适。我本来是打算直接走人,“师傅”告诉我,进人家店就别空手走,多少买点东西,别说,“仙家”比人讲究。

在第一家店请了几尊神像和一切其他物品,神像品相不太好,物品也不齐全。我就对晓琳说还得再找找,说话功夫晓琳就要进了一家店,我一看那家店感觉特别不好,对晓琳说不要去那家,晓琳就像没听见似的,抬脚就进去了…店主是位女士,年纪不是很大,我一进门“师傅”告诉我这个女的有“堂口”,是开了“鬼眼”的。店主一边给配物品一边跟晓琳聊天,问我们是从哪来的,晓琳说北京回来的,处理点事儿。

店主就说自己也会处理事儿的,跟晓琳巴拉巴拉说了一些晓琳的事儿,说的都挺准的。晓琳指着我说已经请师傅来处理了。店主配完物品说缺两样,让留个家庭地址和电话,到了给送过去。(后来我才知道,实际上她店里东西是齐全的,说缺货是个借口,目的是要家庭地址)。“师傅”在人家堂口(店里),避免误会,最主要的原因,是晓琳心里打鼓了(晓琳觉得店主能“看见”一些事物,而我那时没有“开天眼”,对店主认可度更高些),这时候“师傅”不好开口阻止。

回到晓琳家后,晚上起香(坛)做法。前期接引晓琳母亲身上的“仙家”都挺顺利,而到了送她身上的“冤亲债主”时,晓琳母亲直接开始犯病发疯,我觉得不对劲,“大师傅”也发觉有问题,一查,发现是那个店主那边做法往这边引鬼。“大师傅”让我暂停法事睡觉,梦中教我一些法术应对。闹心的是晓琳母亲根本不让我睡,夜里拿个菜刀在你跟前剁菜板,简直崩溃了我。这事儿我又没法跟晓琳讲,晓琳母亲就这么跟我耗了一夜。

第三天一早,晓琳开始对我板着脸,我心说这是怎么了。晓琳说她要去买香烛那个店,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不相信我,她觉得那个店主能处理这事儿。我一听这话,彻底心凉,也委屈,不明白我跟她折腾到这图个啥,我说那行,我收拾行李走人。这时“大师傅”上身直接跟晓琳说:你去吧,那店主会对你说这事儿她能处理,会先跟你要6600或9900,会讲你母亲最开始是虚病,由于二十多年了,虚病变成实病,现在百分之二十是虚病,百分之八十是实病,前后法事、物品算下来,会收你几万。

“大师傅”说完话我带着行李就跟晓琳一起下楼了,我是立马准备走人。“大师傅”让我在楼下等一会。晓琳去了香烛店,我就跟“大师傅”在楼下亭子等着,“大师傅”跟我讲了这事儿的一些缘由,我就等着晓琳回来就走。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左右,晓琳回来了,见到我就“噗嗤”下笑了,说没有不相信我,还想请我帮忙之类的。后来晓琳告诉我,她去香烛店后,店主跟她说的话,跟“大师傅”讲的一模一样。

我在楼下这段时间,“大师傅”开解了我很多,气也算消了,想着来都来了,就这么走也确实半途而废,谁还不会遇到的挫折,挺过去就是了。再说我也知道晓琳本身精神也是有点问题的,很容易被一些“阴性”信息干扰,我就当她“鬼扯”吧。晚上继续开坛做法,由于晓琳母亲被那个店主用了招鬼术,状态无法安静下来,没办法让她身上那些“鬼”开口报名,不报名送走就很费劲,(那时会的太少,要搁现在,远程直接用奇门法术给处理了)。

大家可能会疑惑,为什么“大师傅”不直接送走?这里是有规矩的,他们不能独立干涉咱们这个世界的事情,必须通过我来做一些法术,因为我属于这方世界的居民,有权利干涉这个世界的事情。这也是为什么“大师傅”要教我法术的原因。“大师傅”通过“过身”的方式操作,把晓琳母亲身上的“冤亲债主”全过到晓琳身上,再通过给晓琳做法事送走这些“阴性”信息。就这么挨个送,一个一个查来源、送走,送走一百六十多个,直至今日我也没再见过有那么多“鬼”的。就在即将送完的时候,晓琳忽然换了语气讲:送吧送吧,你们不是能送吗?我招更多来,累死你们!

诡异的是,晓琳的这声音、语气是那个香烛店店主的!什么情况?我瞬间懵逼了…

我就问她:你是那个店主?

晓琳:是啊,这事儿应该是我接的,你个外来的抢我们饭碗!

我:这事是事主请我来的,不是抢你们饭碗,你能治好吗?

晓琳:能啊,我比你厉害。

我:你要真能治好,事主疯了二十多年,你们都是附近的,能不知道?能治好能让人疯二十多年?

晓琳:那是我的事儿,你挡我财路了,我做不成,谁都别好过。

我:别吹那牛,这事我还管定了!

我就问“师傅”咋回事,“师傅”说这事儿麻烦了。原来晓琳第二次去香烛店,店主分了一道魂魄上了晓琳的身,由于店主是人,魂魄跟人是一样的,这个隐藏的深,平时她不做法、不激活就看不出来。这会估计她本人在那做法入定呢。这事儿“师傅”没法用法术硬动,附在晓琳身上的是“生魂”,算是活人,不属于鬼物,动硬相当于跟人动武,“师傅”伤了她就更麻烦了。

“师傅”让马上启程去长白山,到长白山行了正规师礼,他在我们世界办事就方便了,有的法术就可以用了。这下好了,晓琳母亲没事了,晓琳开始“作妖”折腾我了,“师傅”让我用“法印”和符先封住晓琳一些关键窍穴,但这个有时效,不能一直起作用。

其实店主这种“分魂”附体并不可怕,她也只能趁晓琳虚弱时控制一下语言,或者说只能偶尔控制一下,可怕的地方在于店主可以无限制招各种邪物过来,邪物过来可就不是说说话那么简单了,可着劲的折腾,啥都敢干,就是让晓琳跳楼也不是不可能啊。基于这些因素,我是一步都不敢离开晓琳。

第四天一早,我跟暂时恢复的晓琳和她家人商量,我带她走,去长白山,然后回北京。可晓琳非要去她二姨和奶奶家分别住两天,我那个心急,可拧不过她也没办法。去了她二姨家住了两天,稍微有状况赶紧处理,然后要去晓琳奶奶家,我就劝她:你奶奶岁数大了,别去了,容易给奶奶带去麻烦(我们上了火车后,晓琳家人打电话说她奶奶又拉又吐的,我查了下果然是晓琳招的一些“东西”留在那里了,赶忙请师傅派兵马给带回来)。晓琳也是个挺拧巴的人,不听劝,非要去。去就去吧,还一定要住下,又是给她奶奶洗脚,又是捏背的。孝心是好,但咱得分时候吧…

这样在鸡西停了六天,在去晓琳二姨家前我叮嘱她去长白山,一定要提前订好票,她告诉我她订好了。鸡西到长白山,需要先到哈尔滨,从哈尔滨坐车到安图。晓琳订的是慢车,晚上8:51的车,在一个老火车站上车。在晓琳奶奶家,我一直催着晓琳走,坦白说,我真受不了晓琳的墨迹劲儿,一拖再拖,以至于我们坐大巴到了哈尔滨时,距离火车开车还有43分钟。出租车司机说:你们时间肯定来不及了,平常他们走这个线,不塞车还得四十多分钟呢,塞车就没法说了。

这时“师傅”上身跟司机说:你开车就行了,来不来得及算我们的,你开吧。司机开车的空挡,“师傅”开始掐诀,我听见的师傅讲的是:“奇门遁法,缩地成寸”。本来路两边的树是一颗一颗过的,之后车窗外的树就变成了一条线!我还好奇司机开的多快,我看看迈速表120左右,似乎也不至于啊,当时也没心情细究。那么远的路,有几十个红绿灯灯,我们只遇到三个红灯,都是十多秒的等待时间。我们到了香坊火车站时,距离火车开车还有13分钟

奇门遁甲法术

刚下车晓琳又开始被“上身”了,站着不动一脸呆滞,我放下箱子一边念咒一巴掌拍过去,“走”!,这才跟着我走。晓琳状态太差,我一个人提着两个箱子,飞奔到换票厅,结果人售票员说我们没有订票记录!我都无语问苍天了,啥也别说,赶紧拿出身份证买票,买完向站台奔去。从售票厅到站台还要上一个类似天桥的台子,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,都不知道怎么拎着两个大箱子上去的。

好歹算是赶到车前,上车前列车员要看票,我手里都拎着箱子,票在晓琳那,我喊晓琳拿出票给列车员,晓琳把票拿出来递给列车员,列车员却不接,车票掉到了铁轨上…距离开车还有三分钟,我直接跳到火车下面捡起了火车票爬上来,拿给列车员看,列车员看了一眼很不耐烦的说不是这个车厢的!不是这车厢那肯定是边上那个了,我带着晓琳拖着箱子终于上了火车,上火车那一刻,我才回过气儿来。

晓琳那种状态我实在不敢带她在陌生地方耽搁一夜,我一个人不一定能看住她,这要出点什么事儿,我担待不起的,所以我一定要赶上这趟火车去长白山,起码火车上在一个厢里好看一些吧。跳到火车轨道上时我都来不及想,回过气儿来才开始后怕,接着我把那个列车员一顿臭骂,我知道的脏话都骂了个遍,就是指着他直接骂,反正他祖宗八代都被我问候了。

当然了,骂人肯定是不对的,我不是那种温柔的主儿,反过来讲,如果我性子特别柔,也不可能做“降妖除魔”的法事(有的法事需要一口精气神支撑,发念强烈,才有敕令阴物的作用,包括龙虎山一脉也是如此,龙虎山法师都很年轻,年龄大了精气跟不上就不能做驱邪降妖的法事了,我后来入龙虎山张道陵门下,这是后话,以后再讲)。这篇就到这里,其实“斗法”一直延续了三个月,最后把那姐们把自己的堂口都给折腾废了,不仅如此,还把另一个堂口给牵扯进来了,说来话长。

闲聊:出马仙弟子并不神秘

作为出马仙弟子,首先是人,其实是有各种情绪的,不工作时,与常人无二。而工作时则是与“师傅”配合,这种状态与平日可能有所差异。也许人们习惯于用一种眼光看待事物,认为“出马仙”平日就应该有仙气儿,不喝酒、不吃肉、不骂人之类的,怎么会呢,把我扔到人群里谁也看不出来我是出马仙。

“出马仙弟子”在不断的修行,也确实会逐步的修正自己,但毕竟是从一个平日嘻嘻哈哈的年轻人忽然变成了人们口中的“大仙”,这种身份的转变来的猝不及防,依然有自己性格的。在此后的出马之路上,遇到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,也见识了各种人心,性子收敛了很多,作为出马仙弟子,能够修佛证道当然是最好的,然而这也需要磨砺,从某种意义上讲,“出马仙”是人与“仙”共修吧。这篇内容对大家来讲可能比较玄幻,当然,更玄幻的还在后面,就当故事听吧。(更多内容请关注三敬阁微信公众号:13261665110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出马仙 » 出马仙笔记(9):斗法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:

昵称(必填)

邮箱(选填)

网址(选填)

正文(必填)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