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打窍 - 出马仙笔记(12):拜师

出马仙笔记(12):拜师

admin admin 2022年05月16日 打窍 我有话说(0人讨论) 236次浏览

出马仙笔记是三敬阁赵老师纪实讲述出马仙系列文章,记载了一位普通少女是如何与仙家结缘、出马过程中经历的各种奇闻异事、以及为人算命、看风水、破关解事时等种种,内容看似玄幻,却是出马仙弟子大多数都经历过的。在出马这个行业,并非事事都可以写出来,有时写出来大家也不一定相信,毕竟那是个令人难以理解的世界。我们秉承“存在即合理”的信念,写下《出马仙笔记》,带大家领略那个神秘世界!

出马仙笔记

到了山顶时,晓琳忽然开口道:“哎呀,你是小静吧?”

我:你是谁(肝颤中…又来?)!晓琳:我是“师傅”的徒弟啊。

我:小狐狸(看到小狐狸形象)?

晓琳:是啊,我在长白山跟着师傅修行

晓琳:你包里是什么啊,好香啊

我:是qq糖,想吃吗?

晓琳:我可以吃吗?

我把包里的qq糖和其他零食拿出来给晓琳,晓琳边走边吃,一会小狐狸下去了,其他各种小精灵都上身跟我说话,小精灵们对世界充满了好奇,对我各种提问…原来他们都是“师傅”的徒子徒孙或部下,一直走到天池边上,“师傅”让这些徒子徒孙别上来了,才算消停。

“师傅”传音问我想不想看看“水怪”,我说不要吧,听起来挺吓人的。“师傅”说没事,不吓人,我说那就看看,我还是挺好奇的。“师傅”开始喊:“水怪,赶紧出来,再不出来可让你显真身了啊”。“师傅”话一落音,晓琳就被“上身”了。

晓琳:回来了啊,叫我干啥?!师傅:我带我弟子回来了,看看我弟子咋样,小敬,给水怪师傅打个招呼。

我:水怪师傅好。

晓琳:好,挺好,听你师傅提过你,说收了个好徒弟。

师傅:跟我下山去做功德吧

晓琳:不去。

师傅:小敬,你在这看着晓琳,我去和水怪聊聊天。

然后晓琳正常了,我就带着晓琳在天池边上捡石头。说起这个,算是我一个癖好吧,我走到哪,总喜欢捡一些石头回家。过了一阵子,“师傅”和水怪回来了,也不知道“师傅”咋跟水怪聊的,反正水怪答应下山去我堂口帮忙了,“师傅”告诉我,水怪其实属于龙族。后来我觉得“水怪”这名太吓人了,就商量叫“水仙师傅”,这样感觉好多啦。

长白山上属于防火区,不可以点火,正式拜师是要焚香、打表的,于是下山找了一个四处避风,周围都是石头的地方,焚香、打表,昭告天地,正式行了拜师礼,从此“大师傅”正式为我师,我执弟子礼(不是所有出马仙弟子都需要这样,每个人缘分不同)。做完这些,长白山之行算是告一段落,由“水仙师傅”“押”着晓琳坐高铁直接回北京,由于一路有“水仙师傅”在晓琳身上压阵,没再惹出什么事端来。路上8个多小时,晓琳一路跟我聊天,因为在长白山很多事情她是不记得的,各种问。

可以想象下,高铁上,两个女孩巴拉巴拉讲各种精灵附体、斗法、捉妖,前后的人都用看待“精神病”的眼神瞄我们,晓琳在这个特殊时期,咱尽量满足她,所以她聊我就聊,防止她一静下来胡思乱想,招致一些阴物。但这么聊天实在会让其他乘客反感啊,我就解释说,晓琳精神有点问题,跟她瞎聊呢,防止她犯病,请各位多担待。

和晓琳聊天的过程中,我总听见旁边有人叫我“我在这,我在这,你看看我呀”。我能分辨出人的声音和灵体的“声音”,人的声音是一种声波,是通过耳朵接收的,而灵体的“声音”其实不是声音,只是一种“意念”,直接在脑海中响起。

我实在不愿意惹东招西了,所以我“听见”也不回应。我越是不回应,这个“声音”叫的越欢,二十多分钟都不停。我就顺着“声音”向右边那排坐看去,一位大姐也正看着我,原来大姐身上有位“狐仙”。我与大姐同时对视微笑了下,大姐身上“狐仙”让互相联系下,我就跟大姐说留个微信吧,然后两人加了好友,此后“狐仙”安静了(现实中有许多人都带仙,带仙不代表是出马仙,有的是保家仙,有的是出道仙,有的只是有那个缘分但不出马出道)。

回来之前,我让晓琳和我都认识的一位朋友来接站,毕竟晓琳这段时间遭受各种上身,身体虚弱至极,我也是怕她再闹出什么幺蛾子。俗话说“怕什么来什么”,就在火车进站时,我站起来把行李箱从座位上方的行李架取下来,箱子比较大,又特别沉,我一人拿不下,让晓琳搭把手。

晓琳答应了,在我把箱子往下拖的一刹那,晓琳忽然呆住了,而这时我傻不拉几的没察觉到,箱子往下落,砸在了我牙上,疼的我眼泪都流出来了,我一抬头看晓琳,又被“上身”了…

原本是“水仙师傅”一直“押”着晓琳,火车进站时,人们都开始心思动了起来,想着拿行李下车。这种气场超级混杂,再加上车站里的人都有各自的念头,比如要去哪里,怎么换车,火车什么时候来等等,念头就是念力,这些念力混杂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气场,这种气场对“灵体”干扰非常强烈,所以在火车进站那一刻,“水仙师傅”被这种气场干扰的猝不及防,一下就“押”不住了,就这么一点空隙,晓琳就被“上身”了。

这也是为什么风水学中讲究不住在车站、医院附近,就是这个道理,气场太过于混杂。人居住环境气场清净才能休息好,车站气场混杂,而医院气场则是阴暗,同样,十字路口也是气场混杂的地方。

关于风水我就不多讲了,我看风水都是直接看气场,有时会跟书本上的知识不一样,讲不出太多理论,但效果却明显。如果你学风水,千万别什么都信书上的,也要自己思考一下,某种风水格局之所以不好,是因为什么,找出最本源的原因,才能真正学会风水。

回正题,晓琳被“上身”了,我忍着疼痛想先把她拖下车吧,可她拧着不走,拉也拉不动,甚至踹了一脚也没啥用。当时车还没完全停住,我行李箱里只剩下两张符了,一咬牙,丢人就丢人吧,没办法的事儿,打开行李箱,拿出两张符,念着咒拍到晓琳身上,晓琳终于有反应了,恰好火车正好停车开门,推着她就走。天啊,太丢人了,当着一车厢的人神叨叨的念咒、拍符,头一次啊,至今想起来也觉得脸上发热(要不是因为卡在下车的点上,估计我会被拍到视频传网上,标题大概会是:女子火车上捉鬼,作秀没底线?)。

朋友知道晓琳情况,去站台上接的我和晓琳,下车走出两步,晓琳直接昏倒了。这个不是因为“上身”啥的,就是这些日子被“上身”的太厉害了,精灵、阴物上身,对身体都有一定的损耗,所以晓琳算是被累晕过去了(出马仙弟子被师傅上身也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负担,所以仙家并不是经常上身的,一般打信息或发图像)。是朋友把晓琳背到车上,送到我家的。

一直到北京,那个店主依然在不断的给晓琳招各种“阴物”上身,后来还引出了另一个出马仙“堂口”的兵马过来,一个比一个玄奇,玄奇部分还有两章吧,之后就是毕竟贴近生活的案例之类的了。

我和晓琳在长白山上的照片我都保留着(朋友圈里有),晓琳被上身时和不上身时面相明显不同,照片都能看出来,咱也不能把人家照片发上来(隐私嘛),颇为遗憾。

“仙家”与弟子的关系

人们对“出马仙”存在较大误解,觉得是“仙”在控制人。其实这里不存在控制一说,人的独立意识是存在的,也不是“仙家”让做什么弟子就一定做什么。如果弟子对“仙家”有排斥心理,“仙家”很难上身的。

“仙家”修行了上千年,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,因此弟子那点小心思“仙家”还是明白的,如果遇到解不开的节(心结),“仙家”也是靠着智慧一点点循循善诱,并不是人们想象中那样出手惩罚什么的。

“仙家”与弟子的关系类似于合伙人,如果相处的好,也类似朋友,如果弟子与“仙家”投缘,也可以正式拜师,总之弟子与“仙家”的关系取决于两者的缘分与相处模式,并没想象中那么复杂。

以前“仙家”会以神灵的名义跟弟子说话,并非“仙家”故弄玄虚,而是以前人对事物的认知实在有限,即便“仙家”给弟子讲几维空间、串窍相当于建立通信信道等,弟子也听不明白啊。在一个崇尚跪礼的年代,“仙家”想和弟子做朋友就是个笑话。随着人们的认知越来越广,“仙家”与弟子的相处模式也越来越明朗。

咱们常说以前人“封建迷信”什么的,那种科技水平、文化层次、知识水平的前提下,搁谁谁都迷信,现在不一样有人信奉网上那些毫无水平的谣言吗?这跟迷信有什么区别呢?

以后三敬阁公众号 13261665110 会详细讲解关于“仙家”、弟子的一些事情,也许会让你从一个新角度去看待这世界,敬请关注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出马仙 » 出马仙笔记(12):拜师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:

昵称(必填)

邮箱(选填)

网址(选填)

正文(必填)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