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出马仙 - 出马仙笔记(2):过阴

出马仙笔记(2):过阴

admin admin 2022年05月12日 出马仙 我有话说(0人讨论) 179次浏览

出马仙笔记-过阴

出马之前,我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,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,自小不算笨,学习也还尚可,算卦、看香我是信的,毕竟老家那里十里八乡总会有一个类似的人,只是没多在意,第一次接触算卦是19岁那年…

这事儿还得从家境说起,我家不算穷也不算富,可对于家里有三个孩子而言,上学还是很大的负担,在我高中时,哥哥上了大学(有两个哥哥),我成绩还不错,能排进前十名,但在北方小镇而言,也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儿。

每年全市也也就一两个能考上清华北大的,所以跟“砸锅卖铁”供读书这种事情是没缘分的。从心里讲,我对读书还是有份独特的感情,喜欢那种书卷气息,以至于我做了算命师傅之后,依然去报个各种英语班,可能是少年时期的一种向往吧。

高中毕业后,当地随便找了份工作,一个高中毕业又没任何阅历的女孩,工资自然是微薄的,工作是辛苦的,其实这一切还好,毕竟没见过外面的天地,有点收入还是很开心的。少年的心总是不安分,当这个不安分的心撒下种子,成长为参天大树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记得那是个周末,天气还不错,怎么也安奈不住想出去闯闯的念头,于是拎上包去了桥头(我们这边算卦集中的地方),心里想,哪个算卦先生主动来问我看卦,我就找谁看。我在桥上走来走去,没有哪个先生喊我…直到准备回去了,有位阿姨喊住了我

阿姨说:姑娘,我看你来回晃了好几圈了,来,我给你看看,你是不是要远行?我说是的,阿姨您看看,我是去北京合适还是去天津合适?

阿姨说去北京,北京旺你。

就这样,我到了北京。坦白讲,我没想过阿姨算命准不准之类的,阿姨是通过我的行为还是真算出来的,我并不在意,我只是需要一个借口,给自己一些勇气罢了,也许我是把这次“算命”当做了上天的指引,从这个角度而言,我并不是一个特别“迷信”的人。

在北京工作了两年后,我睡眠出了问题,按理讲身体没什么毛病,就是夜夜做噩梦,每次都梦见去没有阳光的地方,那里的“人”穿的很旧,衣服都是几十年前那种款式。那时我并不懂得这叫做“过阴”,只是当做噩梦,为此灌了不少汤药。

“过阴”,顾名思义就是过到“阴间”,“阴间”是另一个与我们世界平行的空间,因为中国自古有阴阳之说,活着的人称之为“阳”,死去的人称之为“阴”,所以我们的世界叫“阳间”,死去的人的世界叫“阴间”,当然啦,这只是相对的一个说法。

人们都说梦是没有颜色的,不知道别人什么情况,我梦境中是有颜色的。

“阴间”似乎没有太阳,但能看见事物,只是不甚明亮,似乎总有一种灰蒙蒙的感觉,和阴天的感觉很类似,又比阴天多出灰蒙蒙的感觉,很难形容,总之让人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压抑感,嗯,大概就是压抑感,我不知道这个词是否准确。

梦游“阴间”时,从未见过高大的建筑,至于楼房什么的是不存在的,也许我游走的地方都是“阴间”的农村?可我不是偶尔“过阴”,毫不夸张,我基本天天“过阴”,偶尔会有重复的地方,更多的是不同地方。

根据三年“过阴”经验,我觉得“阴间”可能滞后阳间起码50年吧。也有可能“阴间”的发展模式跟阳间完全是两回事。

起初“过阴”时,见到的“人”还算正常,只是脸上没啥表情,走路比较刻板,即没有那种悠闲之感,也没有急匆匆之说,就像时钟的指针一样,似乎从未有“鲜活”的感觉

这时我只是有点怕,毕竟见惯了活人,见到那些毫无“生气”的鬼魂(那时还不知道是鬼魂)感觉上总是毛毛的。

随着“过阴”的时日变久,开始能看到这些“人”的“本体”,比如喝农药死的,可以看到脸色发青,甚至能“闻到”浓烈的农药味,我不明白为什么梦中也会有味觉,可这些又实实在在的发生。

至于那种摔死的(猜的,也可能撞击),缺胳膊少腿也不稀奇。虽说我性格彪悍,可这对于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女生而言,这才是真真实实的“噩梦”。

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,刚开始跟同事讲,同事当个稀奇事,时间久了,我能感受到同事的眼神里觉得我不太正常,从此我不敢把“过阴”的事儿跟人讲,实在憋坏了,跟哥哥打电话倾诉一下,每次哥哥都骂我神经病

“过阴”之前,我是很彪的一个人,什么鬼片都当乐子看,到处找吓人的鬼片看,自从“过阴”之后,任何与灵异沾边的影片我都不看,晚上天天看还没看够吗?嫌自己被吓的少吗?打那以后我晚上睡觉从来都开灯,一直到现在也习惯留一盏小夜灯睡,就是那时留下的习惯。

每晚“过阴”导致很多时候我不敢睡觉,强熬着不睡,身体明显弱了下去,不知是总沾“阴气”还是睡眠不足的原因。

人的身体一弱,精力便会不济,工作状态自然不会好,熬了两年实在熬不住了,便回老家休息了一段时间,也正是这个时候我知道爷爷是精通《周易》的。

回到家里,去看望我爷爷,爷爷看着我说到:“小敬啊,这两年你受阴人搅扰了”。我就把我做噩梦的事儿跟爷爷讲了,至今我都清楚记得爷爷讲“还得再辛苦几年,过了就好了”。

如今回忆起来,似乎爷爷知道我会出马看事,可能因为有些事必然会发生,也就没有去深入了讲。而我那时完全不会往这方面想,虽然爷爷只是略提及,可一位出马仙师傅却直接点明我以后的事情,那是发生在我经历“串窍”时候的事情,以后再讲。

现在我明白了,那三年“过阴”其实是出马的前兆,说明那时已经有逝去的“祖先”(阴人)开始引领我往这条路走了,只不过出于体质、认知的原因,不明白罢了。

当然,也不是每位出马仙出马前都会经历这个“过阴”,条条大道通罗马,有些程序是因人而异的,并没有一个绝对的定式。网上也会有很多种“出马仙出马前兆”的知识,比较含糊、广泛,没必要太过于把那些“情况”当成特定程序

所以呢,任何出马仙堂里,一定都会有“清风”打前锋,这个“清风”一般都是自己先人鬼魂(非正常死亡的),由他来接引、开窍,而后才会有仙家过来“蹿窍”。

正所谓“阴阳相隔”,“清风”接引时,阴阳相互碰撞,“清风”很难为一个身体正常的年轻人“开窍”的,于是就用了一些“法门”,接引弟子梦中“过阴”,使弟子气场偏阴到一定程度(暂时的,不是一直阴),以方便“清风”开窍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家鬼串窍”。(更多内容关注公众号:13261665110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出马仙 » 出马仙笔记(2):过阴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:

昵称(必填)

邮箱(选填)

网址(选填)

正文(必填)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